健康频道>两性健康 > 两性心理 > 最易被人们忽视的3种抑郁症状

最易被人们忽视的3种抑郁症状

正文

抑郁症被称为心理疾病中的“癌症”,严重情况下甚至可以导致自杀或其他破坏性行为,因而给当事人、当事人的家属及社会带来极大的生命、财产与心理创伤。

抑郁症:心理疾病中的“癌症”

抑郁症被称为心理疾病中的“癌症”,严重情况下甚至可以导致自杀或其他破坏性行为,因而给当事人、当事人的家属及社会带来极大的生命、财产与心理创伤。正因为如此,抑郁症已经得到了当事人与社会较为普遍和积极的关注,并且有比较权威和常规的诊断与治疗方案措施。

“典型”抑郁VS“非典型”抑郁

这种由权威机构认定的抑郁症,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典型”抑郁。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典型”抑郁就是“明枪”,多数人都看得见而且知道主动去躲,而且也比较接受,就像崔永元得了抑郁症大家都知道。这种“典型”抑郁在聚光灯下被严防死守,有时候反倒未必会出事。但是,除了这些“明枪”,还有难防的“暗箭”,就是我要说的“非典型”抑郁。

 常见的三种“非典型”抑郁

阳光型抑郁

我们知道太阳带给我们光明,带给我们温暖,太阳就是巨无霸版的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别人。阳光型抑郁正是这样一种人,人前闪亮,人后哭瞎。阳光型抑郁就像嗜好喝咖啡的人,自己品咂吞咽的是苦味,但是依然展现给别人雅致从容和香甜的气味。心理学家萨提亚指出,这种人是讨好取悦于他人的,他愿意满足迎合他人与环境的需求,却忽视了自己最真切的感受。就像经常受到成年人赞赏的“乖孩子”们,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满足了成人世界的诉求,但却忽略了自己的童年。

心理学还有一个看起来更加上档次的专业术语,叫做“迎合性投射性认同”,通俗来讲,就是一个人通过对其他人或者环境的迎合来实现他人或环境对他的认可,并进而实现他自己的愿望。比如说,孩子通过迎合父母,在社交场合表现很乖巧,希望之后能顺利说服父母买下自己心仪已久的游戏装备,而父母身为成年人也可能反过来迎合孩子的一些需求,希望孩子在另外一些事情上让步,不要“玩得过火”。

其实,阳光型抑郁的人大有人在。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是人们较为普遍的不自信,人们不相信自己本身的存在就具有价值,就值得其他人的尊重乃至喜欢。人们相信,必须要为他人做事才能交换到其他人的欢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有条件的,人际情感随条件之满足程度而转移,必然发生异化。

解决方案:我们建议当事人认清自己和核心价值诉求,明确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界限,尝试主动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需求,并学会拒绝与自身发展主线相悖的事情。

忙碌型抑郁

这种人的生活中充塞着学习的、工作的、应酬的、家庭的事务,似乎每件事都很重要。但是,每件事最大的价值就是使他忙碌起来团团转。这种人最怕空闲,各种节假日或许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候,因为这时候的休闲精神会令他无所适从。但是,一旦问他们为什么忙,忙的目的是什么,可能更无言以对。因为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在用一种忙的表象来对抗对自身内在空虚无聊乏味的恐惧,希望借助时间维度上无缝隙地填充来弥补意义维度上的苍白无力。平时,大家习惯性地打招呼,会问对方“最近忙不忙?”最为常见的回答就是“最近很忙!”很少有人说“最近闲得很!”因为忙起来,时间的被占用,似乎意味着个人价值也在随之提升,而“闲人”则意味着已经丧失了社会价值,乏人问津,无事可做。实际上,“忙”字是由“心”和“亡”组成的,“亡”通“无”,也就是说“忙”是一种“无心”的状态,或者说,是“忘我”、“无我”。但是这种“忘我”、“无我”却并非是一种高尚的或者修炼的境界,而是一种怕“有我”的状态。

其实,这种忙碌是本末倒置,因为我们的忙碌恰恰是为了不忙碌,在这不忙碌中享受一份休闲。而忙碌成瘾则把作为手段的忙碌错当成了目的本身。中国传统绘画特别讲究“留白”技术,就是要让这空白孕育出无尽的遐思妙境。这种非典型抑郁的人可能非常害怕有一天发现其所忙碌操劳的一切皆为虚幻。

解决方案:针对这种抑郁,我们建议当事人为日常的学习、工作等“必要的”事务设置时间界限,并给出明确的标准,在时间界限之外,既定标准之上,学会“放下”,即便无聊也必须学会适应,在“虚度光阴”中学会为自己赋予价值。

躯体化抑郁

躯体化抑郁主观上不接受心理疾患,将心理疾患转化成躯体疾患。比如明明是抑郁消沉,但是却表现为头疼脑热,肠胃不适,睡眠失调等症状。如果直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往往治标不治本,事倍功半,因为其根本在于当事人不接纳自己的心理疾患,心理疾患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关注和治疗,这些疾患便用变幻的躯体疾患方式表达出自己的存在。视而不见,不等于不存在。我们现在对于心理疾患还没有广泛的尊重和接纳,很多人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有心理疾患,将心理疾患当作一种难以启齿的阴暗心理,甚至等同于邪恶,因而怀有羞耻感。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很容易使很常规的心理疾患演化成我们更愿意明确接受的躯体疾患,就像人们宁可说自己得了脑瘤也不愿意说自己得了精神分裂。

解决方案:针对这种患者,建议“坦白从宽”,不吐不快,和好友闺蜜倾诉一下,对自己肯定是有帮助。

实际这三种“非典型”抑郁都是我们对自己内心的恐惧。阳光型抑郁恐惧我们不被别人接纳喜欢,忙碌型抑郁恐惧我们的生命无价值无意义,而躯体化抑郁则是恐惧我们的内心阴暗面。《心经》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直面内心的恐惧,摆脱“非典型”抑郁!

@2001-2013 韶关家园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18390号公司简介招贤纳士服务优势成功案例广告服务免责声明联系我们